姜米妞儿

你是如何便如何,且看它去去来来。

【玉阳】次世盏(章一)

第一世太虐心了!😭
大大的文章特别有画面感,看着这篇更新,脑海里不断盘桓张德兰的《朝花夕拾》,也是再续前缘的情分,歌词和旋律与这篇文不要太配哦!😄

罗小锦:

*转世。半AU。


这就是被我搁置很久的三生三世……卡了很久之后重新理了构思列了大纲。觉得要写三生三世的话很容易把握不好三个部分的比重而失衡,每一世都可以写一个故事出来同时写三世有些吃力(躺。所以放弃了之前的编排,单写带有第一世回忆的转世,所以算半AU吧。第三世苏太太和刘云会在番外里单独写(正文才一章呢←


之前更过的四章删了内容但留了评论。


感谢大家厚爱XD




【正文】




章一 ・亡者路



莅阳醒来时,尚刚至卯时【注1】。偏头透窗向外看去,仍暗色沉沉,但莅阳却是再也睡不着。她翻了身,眼前是床空荡荡的另一半,还有未有一丝褶皱的方枕,像是从未有人寝。


但确是未有人寝。


莅阳于心里长叹一口气,眼睛却干涩得紧。她和衣而起,守夜的丫头听了声响,拿了外衣进来替莅阳穿上,莅阳拢拢,示意丫头先出去。


随着门被阖上,又没了声音。莅阳伸手覆上床的另一侧,冰冰凉凉。


 


四方烽火。


景睿去了战场,弼儿前往黔州未归,公主府愈发冷清下来。


 


似是想起什么,莅阳下床打开柜子,掀开衣物,从最里搬出一个四四方方上了锁的箱子。


这是侯府被抄查后的一些遗留物,都是层层筛选确认无用之物。官员看在长公主的面上,装好了恭恭敬敬给送了来。莅阳接后并未打开,将其上了锁,放进了柜子。


莅阳用袖口擦了擦箱子,尽管其每日有人清扫,从未蒙灰。


她拿了桌上的剪子,剪下腰间锦囊,从里拿出一把钥匙。


 


咔哒。


 


箱子并非什么上好之物,怕也只是随意拿了一个来,莅阳打开时听见吱吱呀呀的声音。里面东西确也不多。赏赐、官服等自然被收回,大部分信笺都被当了与案相关之物带走,只余了一些书与家书,还留了一件于府着的袍子。


莅阳轻拿起袍子,指尖下意识摩挲着衣领处。衣物长时间置于箱子,早已被裹满劣质木材的味道,再无以往气息。


没有也好。莅阳如此想着,欲将袍子放回时,触到一个冰凉凉的东西。莅阳移开袍子,发现是一把小刀。


 


莅阳拿起它,手颤抖起来。


因是梁帝赐予莅阳,上面刻了名字,这利器才得以留了下来,却亦不知为何一并放在了箱子里。


莅阳记得这柄刀。


正是这柄刀,结束了他宁国侯谢玉的一切。


 


莅阳又锁好箱子,唯独将小刀放于枕下。放好箱子,莅阳感觉身子突然疲了下来,再躺下,竟很快入睡。


 


再醒时,天色大亮,外面亦窸窸窣窣有些声响。


 


“长公主殿下,二公子回来了!”丫头说着进来,身后跟着风尘仆仆端了盒子的谢弼。


“打扰娘歇息了吗?”谢弼见莅阳刚起的模样,有些歉意地想要退出去,被莅阳叫住。


“弼儿,过来。”


“娘。”


谢弼走至莅阳身边。


“坐。”莅阳拍了拍床,谢弼便在床沿坐下,手里仍小心翼翼捧着盒子,莅阳一瞥,便知其为何物,轻伸了手。谢弼会意,将其递于莅阳。


莅阳接过时,只觉手中轻飘飘,恍如虚空。


这便是数十年来自己身侧的男人吗?莅阳恍惚起来。


“娘?”谢弼见莅阳眼神飘忽,有些担心地唤道。


莅阳回过神来,朝谢弼笑笑:“弼儿,此番辛苦了,好好歇息。明日为娘去找一处好的墓地将你父亲……安葬了。待景睿回来,再一道去祭拜罢。”


“孩儿同娘一道吧?”


“不必。你明日就于府上好好歇息。别担心。”


谢弼还欲说什么,却见莅阳神色坚毅毋庸置疑之样,便不再坚持:“好,娘路上小心。”


 


谢弼再见莅阳时,是第二天。


他的母亲,安然地靠于他父亲的墓碑,面色如纸,唯脖颈腥红触目。左手旁放着小刀与一张洇了些许血迹的笺,上面有他母亲的字迹——“生同床,死同穴。”


 


谢弼心下了然,却不知该哭该笑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
 


莅阳睁眼时,看见面前的谢玉,他身着箱子里那身袍子,系一条玉带,长身玉立,仍是芝兰玉树之姿。


她张了张嘴,如鲠在喉。


谢玉几步走至她面前,欲认又不敢认,千言万语至喉头,只生生道了句:“莅阳……”


两字音落,莅阳便觉眼前模糊起来,脸亦是湿漉漉的。待谢玉慌忙伸手替她拭了泪,她才明白自己是哭了。


这一声“莅阳”,一生听了多少遍,她却从未在乎过。唯独唤进她心里的那几声,却又成了诀别之音。辗转反侧的数夜,午夜梦回,耳畔亦曾响起过,醒来却又独余仓皇。


 


莅阳伸手,握住谢玉的手。仍是温温热热。


 


“莅阳。”谢玉回握,声音里满是不忍,“你……何苦。”


莅阳也不去问此为何处,只道:“我说过,共赴黄泉。”


莅阳感到握着她的谢玉手在颤抖,他的神情恍若景睿生日那夜,跪着的他,卸下所有的狠决毒辣,为她露出了仅剩的柔情。


莅阳不再说话,牵了他,朝前走去。


两旁是开得如火如荼的鲜红之花,两人行于此路,无数往事被唤起,哪怕不可说不可忆,都争先恐后朝脑里钻。莅阳几乎颤栗起来,谢玉反握住莅阳,用了用力。莅阳朦胧着双眼望身边的人,只觉恍若隔世。


谢玉感受着身旁人手心传来的温度,心静如水。


 


他始终不肯一个人走这条路,初踏一步,脑里闪过的便全是莅阳。明眸皓齿,低眉浅笑。他不知莅阳何时会来,亦不愿她来。他盼她一世安好,子孙绕膝。


之后过此路之人,便总会见到一身长跑,安然相立的谢玉。


亦有人朝他搭话。


“兄台,为何迟迟不上路?莫不是前生尚有牵挂。”


“倒亦不是。”


“那兄台是为何?”


“等一等罢。”谢玉说此话时,望着那一路的鲜红,目光却亦不知延展何方。


“那得等到何时?”


谢玉有些奈何地笑着摇了摇头:“孰知。罢了,这一生都如此等过,再等等亦是无妨。”


对方见谢玉执着,便亦不再问,叹口气便上了路。


 


走至奈何桥头时,谢玉停了脚步,正欲开口,却听莅阳平稳道:“莫说什么‘就此别过’之话。走罢。”


忘川里尚有无数挣扎的灵魂,看着有来无无的人群,声声叹息。


望乡台前,望见金陵春花秋月,听闻侯府言笑晏晏。


三生石上,记载着两人缠缠绕绕的纠葛与羁绊。两人都未曾料到,于以为充斥了无尽仇恨与算计的那几十年,竟有如此多的脉脉温情,并有身侧人相伴。莲子羹氤氲的热气,中秋皎洁正好的月色,为人父母的喜悦与举案齐眉的相伴……


莅阳不说话,朝前走至孟婆处,端了两碗孟婆汤,拿一碗递于谢玉,含泪笑道:“若有来世。”


谢玉听闻此言,目光热切起来,接过瓷碗,柔声道:“莅阳……可愿同我饮来世合卺。”


莅阳不言,只是将手往前伸了伸,绕过了谢玉的手臂。


“还愿侯爷……”莅阳有些发颤道,“得以先寻得莅阳。”


 


两臂相交,一饮而尽。


两人饮毕,朝前的步伐不约而同慢了下来。他们均知,此汤一饮,待再入轮回,前尘皆已相忘。


只差一步便需相别之时,两人被叫住了。


回头,见是孟婆。她慈眉善目,笑盈盈地将手里两盏灯笼递给他们,道:“拿盏灯笼照明罢,各一盏。”


两人谢过,相望一眼,就此别过。


 


“婆婆,婆婆。”有小鬼飘到还看着离开两人背影的孟婆身边,好奇地问道,“别人都没有灯笼诶,为何要给他俩?”


孟婆叹一口气,又走回自己的地方,道:“有些东西留在那灯笼上,望来世再握灯两盏时,此生纠葛得解罢。”语毕,便亦不管小鬼的追问,低头假寐起来。小鬼觉着无趣,啧了啧嘴,便也飘走了。




TBC


【注1】卯时:5~7时。




补了一些侯爷去世后的莅阳。最后留了一些孟婆汤的设定变成了灯笼设定(点题←。


下一章开始就是带着前世记忆的来世AU了。敬请期待XD





评论
热度(56)
  1. 姜米妞儿Jin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第一世太虐心了!😭大大的文章特别有画面感,看着这篇更新,脑海里不断盘桓张德兰的《朝花夕拾》,也是再

© 姜米妞儿 | Powered by LOFTER